牧者的話 – 疫煉中的禱告

邱素梅牧師

在人不能在神能

當新冠狀病毒疫情將全球帶入危機時,它也使我們屈膝了。」(“As COVID-19 sendsthe globe into crisis, it also sends us to our knees.”)這是國際雜誌《今日基督教》三月份一篇文章 ──《全球(疫症)大流行期間的20個祈禱》作者任.帕洛克.米歇爾(JenPollock Michel)在該文的引言。
「人的辦法已用盡了,惟有向掌管生命的上帝求救!」「今天,讓我們召集所有基
督徒醫生於上午十一時在我的辦公室內祈禱吧!」這是港版抗疫英雄之一沈祖堯醫生在二零零三年力戰沙士一疫,在無助和絕望之際所想所說的其中二話,也是十七年後的今天,為鼓勵香港基督徒同為面前比沙士來得廣泛蔓延的疫情禱告分享他的禱文的意念基礎。
其實,禱告從來不是屬神的子民逼不得已的時候才用的方式,倒是我們的第一個行動。認定「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6),我們教會緊隨着香港發生的危機,作出了為香港迫切守望的呼籲,鼓勵弟兄姊妹藉着參與週三晚和週六早上的祈禱會一同「恆切禱告,守望香港」。去年八月,我們就因應社會運動和社會撕裂與動盪而以「深化主前等候、強化為港禱告」為禱告的方向。去年年底,社會事件餘波未了,又爆發了新冠病毒疫症。今年初,疫症開始蔓延全球,我們的禱告會也隨即將守望香港的焦點放在中港的疫情上。三月間,輸入個案及本地個案大幅增加,把香港的疫情推入第二波的階段,我們隨之以更大的力度推動週三晚祈禱會為嚴峻的疫情禱告,當時所有實體聚會暫停,只以網上形式舉行。從參加人數的倍增,可見到有更多的弟兄姊妹已意識到禱告的迫切需要;同時也宣認着 ── 「在人不能在神能」的信念。

恆切禱告不灰心

六月,因疫情放緩,政府禁制令也有所寬鬆;教會的禱告會,無論是週三和週六都恢復實體聚會,而週三的祈禱會則保留與網絡平台同步進行。
不過,六月的放緩,卻浮現了巿民「抗疫疲勞」的狀況,例如不再勤潔手、多了不必要外出的次數,從保持警覺、確保自己不會感染或感染他人的意識和行動上鬆了下來。但是,到了七月初,疫情突然反彈,本地感染數字急升,把香港推入比前更嚴峻的第三波疫情中。政府下令再度收緊限制令,但一時間,不少巿民似乎未能立時適應和配合得來。而從我們的禱告會參與的人數再看,從告急的呼籲後颷升的高峰,不到三星期已回落並逐漸減少。這情況,會否因我們當中有人經過過去半年來疫煉中的禱告而出現了疲勞或甚至灰心呢?
「常常禱告,不可灰心。」(路十八1下)是主耶穌設一個比喻勉勵門徒說的第一句話。
「常常」也是不住、不停止的意思。比喻中的寡婦,向那唯一能幫助她的審判官訴求,但卻經歷了重重又大又難的考驗,然而她卻沒有因此疲倦灰心、放棄不再到這官面前求助,至終她所求的獲這官辦理。比喻之後耶穌告訴我們,其實神一直在重視和垂聽祂子民的禱告,但神應允祈求是有祂的時間和方式;而子民在禱告上所遇上的考驗:例如禱告多時仍未蒙應允,有時甚至每況愈下,更是為了鍛煉我們對神的信心可達至在主耶穌再來的時候得着祂的稱讚。
求上主幫助我們,在疫煉中的禱告,無論是個人的、群組的、集體的,都能經得起考驗 ── 不停止,不灰心,不放棄;並曉得藉着禱告與神更親近,更認識祂、認識自己;更明白祂的心意,更多以祂的眼光來看這世界,更有力來行完神的旨意。而最要緊的是,當主再來的時候,我們在禱告考驗中培育出來的信心能夠得着祂的稱讚。

牧者的話 – 禱告生活

賴浩民傳道

不斷更新的禱告
自孩子爾心出生以後,我和穎愉也看重與他一 起禱告,也會按着他的成長程度教導他禱告。最初由謝飯禱開始學起,雖然他未必明白禱告的內容,慢慢也能將短短的禱告背起來。然而,於謝飯禱和睡前的晚禱之外,爾心似乎對禱告也不特別感興趣,經過我和穎愉對談後想到,或許爾心對主耶穌的認識不夠多,使他未明白那位為我們犧牲的主,仍愛着我們、與我們同在,並因着祂給我們有禱告的權柄。

不知道大家近來的禱告生活是怎樣的呢?還記得筆者在初信的階段,禱告的生活簡單,禱告內容與生活息息相關,直接地向神獻上感謝、說出自己的心聲和疑慮,藉着禱告與神建立了一段親密的關係。後來有一段日子,自覺禱告內容千篇一律,似乎聖靈在提醒我需要「更新」,不單是言語的改變,而是在認識神、經歷神上有更新。

若我們發現提不起勁禱告,或內容重重覆覆,那可能是來自聖靈的提醒,這反映我們留意到的「經歷」都留在昔日一些片段裏,讓我們變得刻板。那麽,我們需要的是悉心安排一個安靜的時間、適合的環境讓身體「放鬆」,讓心靈隨着身體放緩,這或許需要一些時間來放慢腳步,不過當我們在靈裏安靜的時候,總會知道自己腳步急促、煩擾的原因,這時可試着向神禱告,我們會發現禱告正被神更新。

為神的國度禱告
禱告生活不單成為個人的提醒與祝福,主耶穌 教導門徒禱告的主禱文中,首要的就是要為神的名、神的國度禱告。

在使徒行傳中我們也會經常讀到門徒聚在一起 禱告的片段,他們同心合意、恆切的禱告,不單為 教會經歷神的帶領,更為肢體為神作見證、將福音傳揚的事禱告,神聽門徒的祈求並興起他們按着各樣恩賜事奉神,教會就不斷地成長。

在教會歷史中,禱告是帶來屬靈大復興的起點。舉例 1850 年代的美國,正處於屬靈軟弱的狀態,因為人在生活上只關心物質與享受。一位商人叫蘭費爾,他決心在紐約巿開始每週一次的午間禱告會,為美國人的屬靈生命禱告。當他找到場地之後,就舉行這任何人都可參加的禱告會。第一天,開始的時候只有蘭費爾獨自禱告,過了三十分鐘依然是他一個人在禱告,但他仍然堅持恆切地禱告。後來就有六個來自不同教會的人加入禱告行列。之後蘭費爾亦有繼續舉辦禱告會,肢體們也各自在教會中呼籲一起為靈性禱告,七日後的禱告會約有二十人參加,然後每週禱告會的人數也有增加,後來更擴展到每日的午間也有禱告會。這是在北美稱為大覺醒運動,1857-1859 年三年之間,北美約三千萬的人口當中,有二百萬人重新歸入主耶穌基督的名下。

可見信徒聚集為教會、為神的國禱告有多重要。在禱告中不單讓我們有空間向神傾心吐意,更是神藉着我們禱告的時間向我們說話,帶我們看到靈魂的需要,激發我們為神的國發熱心,事奉得力、為神作見證。

今天我們除了個人的禱告生活,有沒有重視與團契肢體聚集並一起禱告的時間?雖然我們暫時要減少聚集,但我們仍可透過網絡的工具或電話的輔助,繼續與肢體聚集禱告。

願神激發我們更愛教會,更關心靈魂的需要,又珍惜信徒一同聚集、一同禱告的時間。求神興起我們重視個人及群體的禱告生活,以禱告為服事神。

牧者的話 – 信心之歌「雖然…然而」

陸建民牧師

在過去兩星期,我們經歷了疫情對香港的「巨大」變化。還記得七月五日的聖餐主日嗎?那天參加的人數接近全盛時期的八成,即現在可容納人數的九成。當時我們還在想,在現今的防疫聚會措施下,是否要多開一堂崇拜,或增加座位人數,以應付弟兄姊妹的需要呢?那時,香港接近三星期的本地「零」確診,大家期盼可以早日解除威脅,全面恢復社會秩序。可是,由七月六日起,本地確診個案每天增加,且牽涉不同地區、不同群組,很多個案更是源頭不明。於是,政府宣佈由十五日起,收緊衛生防疫措施,宗教聚會不再獲豁免,我們又回復全網上的教會生活了。我們不禁問神,為甚麼會是這樣呢?神有沒有看顧香港?我們應怎樣面對前面的光景?

這段日子,有一段經文一直留在我的心中,成為我的提醒,也成為我今天要分享的經文: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這歌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哈巴谷書三章 17-19 節)《哈巴谷書》又叫信心之書,是神興起先知哈巴谷,在兵臨城下、國破家亡的時候,勉勵百姓信靠神的書。今天,我要用這「信心之歌」,和大家分享三件事:

一) 雖然:困難環境未能改變
「雖然」一詞,告訴我們信仰並不是建立在「如果」和「因為」的情況下,而是在「未如人意」的處境中。哈巴谷看見社會充滿很多暴力和不公時,便質問神,為何讓惡人得勢?為何讓惡人懲罰比他公義的人(一 2-3)?神是否視而不理?神是否還與我們同在?

是的!人在困境絕望時,容易質疑神的存在,正如一首詩歌「神啊!祢在哪兒?」說:當前路無光,迷失絕處的時候,人會向天呼嘆,究竟神在哪裏。詩人雖知道他無法控制狂風,但他知主的手總在他旁,主的恩典使無力變成堅壯。

哈巴谷對神的的質問,並不是懷疑神,而是承認神的全知,所以要看神如何顯出祂的作為。神的回答是「快要應驗,並不虛謊、雖然遲延,還要等候(二 3)」,而且神要為他們將敵人打得落花流水(參三章)。然而,先知最後面對的,卻是「只可安靜等待,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三 16)」。他仍是逃不了苦難。今天我們面對的疫情也是這樣,「困境」不會在短時間解決,可能要維持更長的日子。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緊緊對神產生「雖然」的信靠,知道「洪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着為王(詩二十九 10)」。

二) 然而:神在活着永遠掌權
「然而」表明哈巴谷心態上的轉變,但這轉變並不是因他知道環境不能改變,便改變自己的「阿 Q 精神」,相反表明他對神的信靠。他站在守望所,在城樓觀看,要留心看神要向他說甚麼?(哈二 1)「守望所」是城的最高處,是遠離人群、不受人影響的地方,使他可以單單聽見神的說話。明顯地,神肯定了他的掙扎,於是對他說「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義人因信得生。(哈二 4)」,這是「賞善」、「罰惡」的應許,是神回應先知的疑問,也安慰先知對現況的不安。先知頓時茅塞大開,認識神是歷史的主,便高唱第三章的「信心之歌」。

歷史 History 是甚麼?就是關於神的故事(因 History 可拆成 His 神 + story 故事)。如果我們相信神在時空中活着,便要相信祂會帶領我們經歷一浪接一浪的風波。相信大家也看過〈對基督徒非常有幫助的 29 條信心〉,其中有幾條說「別向神講你的風暴有多大,要向風暴宣稱你的神有多大、我雖不知道將來掌管着甚麼,但我知誰掌管着未來」。你相信神會工作嗎?你信神現在工作嗎?讓我們學習「然而」的信心,用「站在守望所觀看」,見證神在我們前面的作為。

三) 喜樂:信心歌唱面對逆境
如果「雖然」、「然而」是內心的態度,那「喜樂」便是外在的表現。英文的「快樂」和「喜樂」有很大不同;快樂 happy 源自 hap 命運,喜樂 charis 則超越環境,正如保羅坐監時說「要靠主常常喜樂」 (腓四 4)。為甚麼我們可以不受環境支配,因認識神是喜樂的源頭。先知在歷史中,深深體會神在不同時代的工作,便唱出神是他的力量,會使他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他穩行在高處(三 17)。

面對困境,我們可以有兩個態度面對,其一是拒絕,其二是擁抱。我想我們要學習的,並不是與它對敵,而是擁抱它成為生命的一部份,且相信神的恩典夠用。有人說,基督徒的生命像榨汁機般,雖然經過壓搾時的痛苦,最終卻經歷最醇、最美的效果。哈巴谷的名字是「擁抱」,你願像他的生命嗎?不單擁抱神,也擁抱困境,並且活出喜樂的人生。

疫情最新安排

因應近日疫情,本堂有以下措施,至7月31日,再另行通告:
1)暫停實體主日崇拜,改為直播;
2)暫停所有團契小組實體聚會,鼓勵以zoom進行;
3)暫停所有實體會議,建議用Zoom;
4)同工可按情況,安排部份時間在家工作,或彈性上班。

牧者的話 – 回轉歸神,恢復敬拜

朱嘉豪傳道

經歷疫情的反覆和折騰,可想而知,弟兄姊妹是何等渴慕回到教會,一同以感恩為祭,敬拜讚美神。心之所向,人亦隨之,從舊約以色列人的數段歷史,回顧和思想神的拯救和大能,祂也是作事到如今的主。

  1. 神是歷史的主宰,所應許的必然成就

自所羅門後,以色列國和猶大國的王,多有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又敬拜外邦神。猶大王約雅敬在主前 609 年為法老王所立,成為埃及的附庸國。巴比倫在主前626 年幼發拉底河中下游崛起。在主前 612 年,與同盟國攻佔亞述首都尼尼微,擊敗亞述。三年後巴比倫在迦基米斯擊敗埃及(耶四十六 1-2), 乘勝進侵猶大,兵臨耶路撒冷。自此猶大王約雅敬事奉巴比倫王,猶大成為巴比倫的傀儡國。尼布甲尼撒同時因父王病重迅速回國繼承王位,成為巴比倫王。按但一章 1 節,這是猶大人的第一次被擄,就是隨着尼布甲尼撒回國時發生。在尼布甲尼撒第二年,但以理在神的顯明下,為尼布甲尼撒解夢,結果猶大人的神被尼布甲尼撒尊為「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這奥秘事的」(但二 47)。在被擄後的第二年,即猶大王約雅敬的第四年或是第五年,但以理以少年人的身份,被派管理巴比倫全省,又成為管理巴比倫一切哲士的總理。

到了波斯王塞魯士元年(塞魯士即古列王),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塞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祂是神)。願神與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無論寄居何處,那地的人要用金銀、財物、牲畜幫助他, 另外也要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獻上禮物。』」 (拉一 1-4)

後來以斯拉說:「耶和華──我們列祖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祂使王起這心意修飾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又在王和謀士,並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於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從以色列中招聚首領,與我一同上來。」 (拉七 27-28)。

這段歷史告訴我們猶太人從被擄,歸回,到修建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都在神的應許之下,神是歷史的主宰。

  1. 神揀選祂的僕人,掌管王的心思意念
    古列是波斯王,明明是外邦人,根本不認識神,他怎麼會在開始作王的時候就下一道這樣的詔呢?也許是但以理的緣故,因但以理不但是在巴比倫作宰相,他在波斯國也是作首領。但以理與波斯王交通,把神在《以賽亞書》對於古列王的預言告訴他,在《以賽亞書》四十四章 28 節和四十五章 1-6 節,以賽亞在那裏講預言,並且提名古列王。我們知道以賽亞講預言大概是主前八百年左右,到古列元年的時候是主前五百三十五年,所以在差不多三百年之前,神就藉以賽亞說預言,說:「古列是我的僕人,我把他興起來。他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他。我是天地的主、是唯一的神。」但以理大概 把先知以賽亞預言的話告訴古列,古列王受感動,因為在以賽亞預言中說是神將列國賜給他,所以他就存着感恩的心,他就下詔應許猶太被擄的子民可以回到耶路撒冷去。他說,凡是心裏願意回去的都可以回去重建神的殿。

    以色列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七十年之久,因着神奇妙的恩典,神感動古列王的心,讓他下詔應許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要重建聖殿。所以,在所羅巴伯率領之下,差不多有五萬人就回到耶路撒冷。可見神揀選祂的僕人,又掌管王的心思。
  2. 專心查考聖經,凡事順服神的心意
    因着神極大的憐憫和慈愛,《以斯拉記》明言在古列元年的時候,王下詔應許被擄的猶太人可以回到耶路撒冷重建聖殿。《耶利米書》預言到他們被擄服事巴比倫七十年,但是七十年後神要來挽回他們。故此當但以理讀到耶利米預言的時候,查考聖經,專心求問,知道還有兩年被擄七十年就滿了,他就在神面前迫切的禱告,願神照着祂的憐憫、祂的應許來完成。所以到了古列元年的時候,王就下詔應許以色列人可以回去,回到耶路撒冷重新建造聖殿,恢復敬拜。

    弟兄姊妹,讓我們回轉歸神,生命和事奉、工 作與家庭都連於元首基督,神必樂意向我們顯明祂的心意。因為聖經說:「你們親近神,神就必親近你們。」(雅四 8 上)。

牧者的話 – 從得救到侍奉

陳瑞漢長老

神愛世人,聖經告訴我們祂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現在神將救恩白白賜給我們,除了要向神獻上感謝之外,我們還要作甚麼回應呢?從以弗所書二 8-10 的記載,我們可以找到答案。「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得救的聖經教導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
經文告訴我們得救是本乎神所賜的恩典,也因着信,並不在乎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救恩是從神而來的,神賜下獨生子耶穌替我們死,付了罪的贖價。耶穌基督十架所流的寶血又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使我們得與神和好,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人要得救就要信耶穌,接受耶穌十架救恩。

信耶穌的聖經教導(得新生命)

知罪悔改→接受耶穌十架救恩→得重生 (有一個沒罪的生命)
有些人沒有得救的確據,因為不明白重生 的道理。很多人聽說信耶穌可以得福,所以當牧者問是否願意信耶穌,就回應願意,根本沒有經過知罪悔改,相信耶穌十架代死赦罪救恩的過程。真正的信耶穌是信祂能赦免我們的罪,重新賜給我們一個沒罪的生命,使我們得重生,並獲賜聖靈長居心中為印記。聖經告訴我們只要心裏相信,口裏承認,就必得救,就必得到重生。

成長的聖經教導(得豐盛的生命)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
知罪悔改→接受耶穌十架救恩→得重生→ 在基督裏(得餵養得成長)

經文說「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裏造成的」。就是說我們是基督的作品,這作品是在基督裏造成的。在基督裏不但是在基督所成就的救恩裏,也是在祂的言教身教餵養裏,並在祂所賜聖靈的啟示和幫助裏等等。所以在基督裏就得生命,得靈糧餵養,得豐盛生命。因此,在基督裏信徒不但得到基督的保護而得平安,並且因得豐盛生命而能夠建立和諧團隊,齊心合力在教會、家庭和職場成就主工。

活出召命的聖經教導(參與侍奉)

「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
知罪悔改→接受耶穌十架救恩→得重生→ 在基督裏→活出召命(侍奉)
從經文看,神要信徒行善,就是要我們在祂所賜的位份活出召命。因為人有私慾,都有私心,因此世人沒有良善。神是愛,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所以聖經說只有神是善,行善則是按聖經的教導,作神要我們作的事。生命豐盛者信從基督,跟隨基督,所以不但能活出基督,能作鹽作光,能為神在各行各業管治大地,且能去使萬民得生命,得豐盛生命。基督徒得救後要在基督裏追求靈命成長,才能清楚召命,有力量活出召命。召命乃神的託付,活出召命就是做神託付我們的事,所以是侍奉。

總結:
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得救者是耶穌基督的傑作,要在主裏成長像基督,以致有力量活出「召命」,去使萬民作主門徒。

牧者的話 – 人如其名

賴浩民傳道

有意思的名字

近日與太太有一個既輕鬆又嚴肅的話題:為女兒改英文名。雖然到現在還未有定案,但在蒐集資料的過程中,我們有機會整理一下思緒,怎樣記念神一切的恩典,或將寄望憑字記意。

聖經許多人的名字也帶着意思,例如約瑟的兒子叫以法蓮,因為神使約瑟在受苦的地方昌盛,所羅門王又叫耶底底亞,意思是蒙上帝所愛。猶太人的名字代表他們父母的期望,或是記念一些重要的事件。神也會叫人更改名字,例如創十七章記載神叫亞伯蘭改名為亞伯拉罕,意思即「多國的宗祖」,這名字代表着神與亞伯拉罕立的約,看見名字就知道神的祝福和使命。

原來在新約時代主後第四世紀,許多非猶太裔基督徒也會改名,他們出生的名字一般都取自外教神祇、月份名稱或其他與生活環境相關的命名。不過當他們信主之後,受洗時都會改名,以一個基督教化的名字取代,以表達生命上從屬關係的改變,寓意脫去舊人、穿上新人、歸予基督。

意思的身份

今日神雖沒有為每一個跟隨者改一個名字,但我們都被統稱為「基督徒」。這個身份給我們有甚麽意義呢?在使徒行傳十一章 記載,首次被稱為基督徒的事從安提亞教會開始,安提亞地中海東部其中一個大城巿,亦是行政中心之一,因此我們可以想像那裏是多人聚居、經濟繁盛的中心。安提亞人的道德觀亦很薄弱,傳統上必定認真看待的事物都變得無關痛癢,利益私慾當前道德變得不值一提,但當福音傳到這地之後就帶來改變。

門徒在司提反事件所帶來的迫害下逃散,當中不少門徒來到安提亞這地方,向這裏的人傳福音,剛加入教會的安提亞人,在聚會中透過門徒熱心學習,後來巴拿巴和保羅也到安提亞作支持和教導。門徒生命改變的見證及教會的興起,加上他們不斷講述耶穌基督的事蹟,其他人從他們身上看見基督的形象,門徒就從那時開始被稱為「基督徒」。

憑着教會的見證,安提亞人看見另一種生活態度,雖然他們未必明白,甚至用不同方法揶揄他們,但基督徒的使命和樣式就進一步為人熟悉,也有許多人被基督徒的生命吸引,進而認識基督。

榮耀神的身份

基督徒的身份、使命和樣式之間的關係值得我們一再思考。單單「基督徒」這身份,就令人聯想到主耶穌基督所帶來的生命轉化及豐富。例如「基督徒丈夫」與「丈夫」、 「基督徒醫生」與「醫生」之間就有分別,信徒與非信徒也期待隨這身份而來的特質,因此社會上也對肢體及教會有一定的期望。而我們知道那是神賜給我們的生命轉化,使我們從道德價值觀、待人處事方式、信心和盼望的目光等,從這些區別中可看見神的榮耀從我們身上顯露。

我們於生活的每個層面,是否人如其名,以基督徒的樣式呈現出基督的生命?在教會內外我們是否既一致又表裏如一地待人處事?我們最重視的這身份?還是有特別的時刻就變得可有可無?我們都值得為這些事在神面前禱告,願神帶領我們認識自己,或有不知的軟弱,在主裏得力,在聖靈的帶領下繼續為主結好果子。

願主賜的力量、轉化和豐盛成為我們的力量,讓我們有力回應作主門徒的呼召。

牧者的話 – 動盪中的鍛鍊

鄧經恩長老

動盪的一年
在過去一年,香港經歷一連串的動盪,無論在生活或人與人的關係,都有很大的衝擊。由上年六月社會事件開始,社會行動逐漸變得激進。昔日朋友間無所不談的情誼已不復在,說話要處處小心,免得不歡而散,甚至家人之間的關係也因此產生撕裂。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在政見上時有分歧,各執己見,最終演變為吵鬧,甚至同一屋簷下也為此而不理睬。社會中瀰漫一股不信任、仇恨及互不相讓的態度。民生和經濟活動也受到影響。到了十一月份,社會氣氛才稍為緩和。到本年初,卻又出現新冠狀肺炎病毒入侵香港,社會再次進入恐慌。在一月二十三日香港有第一個病例,疫情開始蔓延,政府實施一連串限制和隔離措施,阻止病毒擴散。市民被要求留在家中,減少外出,盡量留家工作,學校停課,聚集和聚餐亦受到限制,不少行業受到衝擊,開始出現裁員和結業。教會為配合限聚,亦停止現場崇拜,改為網上崇拜。到了四月底,疫情才漸漸受控,連續多日沒有本地個案,在五月二十日,政府批准可在公眾地方恢復崇拜。大家都希望這是恢復正常生活的第一步。 五月二十一日人大宣布制訂港區國安法,這帶來另一次震盪。國安法會如何實行?我們該如何回應?社會的撕裂和仇恨是否會加深?會否出現互相指責?未來的情況會如何?中國和外國的針鋒相對是否會使香港市民走上更極端的道路?香港的經濟和民生會被影響到什麼情況?引發的社會問題可否應付到?自己心中是否有徬徨?不知所措?會不會更感到無奈,不知前路如何?

謙卑和聆聽
彼得前書的對象是一群遭受迫害和活在苦難中的信徒,他們面對不停的逼迫。在書卷的末部(彼前五 5-10),彼得要求年青的要順服長者。當時的社會是以父權主義為主,老年人的地位應該居於首位,要求年青順服年長的是正常。他隨後要求年青的和年長的都要彼此順服,以謙卑的心為心。這要求是十分特別。在面對迫害時,可能老年因以往的經歷有某種看法,而年輕的,覺得該行另外一些方向。這就如今天的情況,兩代有不同看法,容易引起紛爭。彼得要求兩代或不同意見者,該存謙卑的心,不要以為自己的選擇一定是對的,要思考對方的看法;如果是對的,不要因面子而不接受。今天香港面對的問題可能會更複雜,更不要不加思考,要有一個謙卑和聆聽的心態,神可能藉不同人和事件對我們說話,要我們作出改變。

謹守警醒
彼得跟着要求信徒謹守和警醒。彼得提醒行事要小心,保持清醒頭腦,要有警惕的心,因為敵人會如獅子,注意弱點,隨時攻擊。現在我們四周充滿不同的聲音和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呼籲,我們的精力和注意力很容易迷失在其中,如果不能保持警惕,最終便會忘記那位坐在至高寶座上的神。

堅固的信心
彼得提醒信徒要用堅固的信心回應。我們必須相信神是公正的審判者,行不義的事情,無論表面看來是有何等大的理想,最後都會受神的審判。祂的審判是公義,因為祂知道人心。 堅定的信心意味着我們要把祂放在首位。我們可有高尚的政治觀,超凡的理想,或救世的看法,但不可把這些高過於神。當我們覺得這些是人生的一切,這便會操控我們的心思意念,成為敵對神的權勢。再,我們很容易醜化不同意見的人和以侮辱為常規,忘記他們同是依照神的形象而造,理該彼此尊重。堅強的信心該相信神在這個紛爭時候仍是愛我們的。祂愛世界,甚至差遣祂獨生的兒子耶穌住在我們中間,甚至為我們的罪而死。耶穌在我們中間時,祂被壓迫受害,祂能體會人類的苦難。祂在人看為失敗的路上死去,但這道路卻是神的安排,所以有困難並不表示神不同在,神有自己的計劃,這計劃可能是彰顯神的公義、是顯露人的罪惡、是鍛鍊信徒、或是使人認識祂,我們應當思考事情是神對自己有何啟示。

最大是愛
神沒有要求我們離開這個世界。再者,神已經立我們為這個世界的祭司,為他們代禱。在複雜和紛擾的世界中,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在林前十三 12,保羅指出「我們如今彷彿對着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面對這模糊不清,保羅提醒「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 最大的是愛。」(林前十三 13)即使沒有答案回應時代的問題,但我們要持守愛。我們可能沒有能力做甚麼,但可以從我們所做到的範圍開始,不要讓憤怒和仇恨遮蔽愛。神在聖經中提醒我們要關心貧窮、軟弱和受壓者。在聆聽中,留心有沒有受傷的心、受壓的人和被忽略的一群,他們的心聲是甚麼?我們可按神給我們不同的領受作決定,但要保持同理心,學習用愛心回應

有關颱風和黑色暴雨警告 – 更新


本堂各聚會之安排
(本堂設不同班級的Whatapps 群組,將會在該日早上通知弟兄姊妹)

1.若於聚會前兩小時仍然懸掛或是將會懸掛八號或以上颱風警告訊號,為着弟兄姊妹的安全緣故,該聚會將會取消。
2.若於聚會前兩小時除下八號或以上颱風警告訊號,或改懸較低之警告訊號,該聚會將會如常舉行。
3.若於聚會前一小時懸掛黑色暴雨警告訊號,為着弟兄姊妹安全緣故,該聚會將會取消。
4.若於聚會前一小時除下黑色暴雨警告訊號,該聚會將會如常舉行。
5.若於聚會中掛起八號或以上颱風警告訊號,黑色暴雨警告訊號,為安全緣故仍留在室內聚會繼續進行。

  1. 若颱風警告訊號於當日下午五時前除下,則可於晚上七時半出席香港靈糧堂的主日晚堂崇拜,或參與香港堂的網上直播。

牧者的話

阮法賢傳道
感謝主香港的疫情好像漸見緩和,教會也在今天恢復現場崇拜。希望教會在主的恩典裏能再次凝聚弟兄姊妹,一起在上帝的愛和真理中成長同行。

星期四和大家分享了一段傳道書的話。今天想和大家多看幾節:
第十章
1 幾隻死蒼蠅能使做香料者的膏油發霉變臭,一點點愚昧比智慧和榮譽的影響更大。
2 智慧人的心向右,愚昧人的心偏左。
3 愚昧人連走路的時候,也顯出無知;他對每一個人表現出他是個愚昧人(“他對每一個人表現出他是個愚昧人”或譯:“他稱每一個人都是愚昧的”)。
4 如果掌權者向你發怒,你不要離開原位,因為柔順能免大過。
5 在日光之下我看見一件憾事,好像是出於官長無意的錯誤,
6 就是愚昧人得居眾多高位,富有的人卻處卑位。
7 我見過奴僕騎馬,貴族卻像奴僕一樣在地上步行。
8 挖陷阱的,自己掉進去;拆牆垣的,有蛇來咬他。
9 採石的,被石打傷;劈柴的,被柴損害。
10 斧頭若鈍了,還不把斧刃磨快,就必多費力氣;智慧的好處在於助人成功。
11 未行法術先被蛇咬,那麼,法術對行法術的人就毫無用處。
12 智慧人的口,說出恩言;愚昧人的嘴,卻吞滅自己。
13 愚昧人的話開頭是愚昧,結尾是邪惡狂妄。
14 愚昧人多言多語。人不知道將來會有甚麼事,誰能告訴他死後會發生甚麼事呢?
15 愚昧人的勞碌徒使自己困乏,他連怎樣進城也不知道。

第一至三節提醒我們智慧人和愚昧人的分別,以及愚昧對我們的影響;第五至第七節是一些不在我們控制範圍內的不公平或不合理事;(第四節是我們遭遇這些事時的應有回應?) 相反的,第八至十一節是我們自己一些行動會帶來的後果;第十二至十五節對比智慧人和愚昧人的言語(和愚昧人的境況)。

這段經文繪畫了做人生活的幾個向度。箴言提醒我們:「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四 23) 傳道者提醒我們要做智慧人,也就是箴言四章裏智者期望我們保守我們的心的目標方向(參箴四經文內容)。其中的重點包括:

  1. 我有多省覺/瞭解自己的言語行為背後的方向原則?這些原則是短視自利,還是有神的話語和心意作背後的準則?
  2. 如果有事情令我有自己不能掌握或明白的強烈情緒、反應和感受,我會如處理?我會否定、壓抑這些表現,還是給予自己空間去檢視瞭解自己?又或,更好的,我會否將這些感覺帶到主面前,求祂幫助我去更瞭解面對自己,並引導這個我以更合祂心意的方式和態度去走這步向永恆的路(詩一三九)?
  3. 面對生活處境中的不公平事,(這是部分香港人這個星期的感覺,我神學院小組群組中就滿是這樣的表達,) 我們怎樣看和面對?
  4. 我們有沒有認知,我們生命中的際遇或所遭遇的事情,有些其實是我們自己作為的後果?(我們是否想過用這個向度去看香港最近發生的事?)
  5. 生命中的各種情況處境,有些由我們自己做成,但更多的是我們也分不清和不能掌控。面對這個生活的實況,我們如何面對?傳道者提醒我們,愚昧者的說話很多,而其主調是愚昧、狂妄:他的心是勞碌、疲倦、迷失。相反來說,智慧人(在他的平靜中?)仍然可以說出對人有幫助的話。為甚麽有這樣的分別?

    我想起聖經的話:「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三 5-6)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 28-30)

    彼此勉勵。